减负实为加压,部分中小学生暑期课业负担问题追踪

  特别说明: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,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,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。

教育部门多次发文 禁组织集体有偿补课

  这是北京市一个“小升初”学生的暑期作业“账单”:

另有学者指出,面对这样一个被各种补习班“灌满”的暑假,学生要想提高成绩,最关键是要把握好课堂听课时间。中小学生放暑假,不妨先出去旅游散散心,再进行补习班的学习。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部分姓名为化名)(马婷婷)

  应试教育催生了“唯考分论”,在这种考试制度下,一些家长对于孩子自身的全面发展很难兼顾。一位初三学生的家长傅先生说:“孩子本可在擅长的领域有所发展,但分数至上的评价标准在主导着他们。更让人担心的是,孩子们逐渐习惯了这种紧张的、不间断的学习生活。”

日前,河南省教育厅同样发出通知,将重点治理教育乱收费,老师如果“课堂内容课外补”,并收取补课费,可能被处分或者解聘,并规定,幼儿园不能以开办实验班、课后培训班为名乱收费。

  近日实施的《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》提出,将通过“改革考试评价制度和学校考核办法”等方式为学生“减负”。对于升学压力导致学生课业负担加重的原因,教育规划纲要提出改革措施:各种等级考试和竞赛成绩不得作为义务教育阶段入学与升学的依据。

除此之外,学校违规补课很大程度上也是迫于家长的“压力”。一位高一学生家长告诉记者,“看着孩子学习那么累也心疼,但高考直接关系到孩子的未来,而补课就是加倍努力的一种渠道。如果让孩子尽情享受假期,今后成绩下滑,考不上名牌大学,谁替他们负责?”另有家长表示,现在父母都送孩子去补习班,自己的孩子也必须去,这样才能不输在起跑线上。

  8月28日的北京市某高中一间教室里,30多名学生正在预习高三数学,嗡嗡旋转的电扇不敌闷热的天气,个别学生昏昏欲睡。文科学生王恒告诉记者:“这是暑期学校补课的最后一天,同学们虽然疲于‘应对’,但不敢懈怠,有时候真想体验‘退休’是什么感觉。”

据一家培训机构招生负责人介绍,前来报名的孩子基本上都同时参加多个培训班,有的孩子一天要辗转去三四个地点上课,最多的一个孩子甚至同时报了6个培训班。一位小学四年级的学生称,她这个暑期至少要上六七个补习班,游泳、钢琴、英语、朗诵班……在满满当当的暑期“培训计划”重压下,她甚至觉得自己得了“暑假忧郁症”。然而,价钱高昂的培训班,似乎成为中国家长“花钱买放心”的唯一办法,既解决暑期孩子“无处安放”的尴尬处境,又能让其抓紧假期时间“充电”。

    更多信息请访问: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

由于存在升学压力,一些家长主动给孩子“加码”。媒体报道,武汉一位年轻妈妈近年累计花费近12万元,先后为5岁半的儿子报了17个培优班。在北京市海淀区某小区内,记者看到,一栋住宅楼内张贴了近10家培训班、夏令营招生广告,名校名师一对一、课外活动丰富、手工小组、英文原声电影赏析……培训班为吸引生源,“卖点”颇多。记者随机选择几家机构进行咨询后,发现一些培训班、夏令营的开销惊人。

  眼下各地的暑期培训班已成常态。强化班、冲刺班等随处可见。很多中小学生前脚从学校门出来,后脚又踏进了补习班的门,暑期培训班课程成了一些学生的必修课。

虽然教育部门对于公办学校假期集体或有偿补课是严令禁止的,但仍有许多学校顶风补课,各地培训机构也依然招生火爆。分析称,禁令成为一纸空文,探究其深层原因,无不与当前中高考教育制度密切相关。

  陈余新的家长告诉记者,这些内容对于一个中学生来说也许并不困难,但是对于一个才9岁的孩子,出门实践又要拿电脑,又要拿相机确实有难度。素质教育的创新我们表示欢迎,但要求小孩子“一口吃个大胖子”的确不现实。

中新网北京8月16日电
中国各地中小学7月相继迎来暑假。夏日炎炎,本是休养之期,但街头仍能看到不少背着书包、到处奔波的孩子们的身影,为了小升初考试、中高考[微博],他们到各种各样的补习班“充电”。教育部门虽多次发文强调减负,但现实的课业负担让学生们倍感压力,减负无异于加压。

  学生“减负”不能流于空谈

  改变学生暑假“无假”现状 教育制度变革是关键

  陈余新是南京市金陵中学实验小学的学生,今年他的作业中多了一项“暑假生活课程行动”,虽然只有薄薄12页纸,但每一个章节都包含了阅读、练字、探亲访友、综合实践等内容。他说:“作业看起来很轻松,但做起来很费劲,暑假作业在开学前一天才完成。”

  暑假成“第三学期” 作业大增补习加码

  ■“新华视点”记者 刘敏 章苒 沈洋

一项调查显示,孩子心理负担90%来自家庭问题,9%来自学校,只有1%来自学生本人。所以,“减负”如果得不到家长的支持,那只是空谈,只有家长、学校和社会三方全面配合,学生才能得到真正的“解放”。

  除了“传统”意义上的课程补习,一些地方还出现了新的补课内容,比如越来越多的中学生参加了体育集训班,为来年的中考体育测试备战。在杭州,根据相关规定,中考体育考试有三次机会,学生可以在跳远、跳绳等项目中自主选择,按最高分录取。与文化课相比,从体育上提高成绩似乎成了一条升学捷径。

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,是全社会普遍关心但一直未能解决的问题,为此,教育部曾多次发文强调,在暑假期间,要将图书馆、文艺场馆尽量向学生开放,地方各级教育行政部门要组织开展活动,丰富少年儿童的暑期生活。禁止组织集体补课、有偿补课的行为;要加强督导检查,对违规补课的行为要及时查处。坚决纠正各种随意侵占学生休息时间的做法,切实把课内外过重的课业负担减下来,依法保障学生的休息权利。

  暑期本是孩子放松娱乐、丰富课外知识的时间,而长期以来的升学压力让暑期偏离了本身含义。一个辛苦学期的结束却意味着另一段辛苦学习的开始,不少孩子身心俱疲。

有学者指出,中高考制度不变,解决不了根本问题。要想真正减轻学生的负担,关键之举,还在于为高考“松绑”。正是由于应试教育的体制,使得分数决定一切。学生只能通过不断地做题,将知识机械地印到脑子里,来为中考[微博]和高考取得一个好的分数做准备。教育体制不改,只是空喊减负,结果只能是书包越来越沉,学生越来越累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